五套婚纱

  苏小柠穿着拖鞋从墨宅追到之前那个林哲轩拍下苏少坤的路牌旁边的时候,路上已经没有了林哲轩和苏少坤的影子了。

她能看到的,只有一个浩浩荡荡的车队的影子。

少女看着车队离开的方向,双手死死地握紧了。

她拿着手机,双手微微发颤地给林哲轩打电话。

电话刚打通,就被电话那头的男人摁灭。

半晌,林哲轩发过来消息,“该见面的时候,自然就见面了,别急。”

苏小柠死死地咬住了牙。

她怎么能够不着急!?

之前如果不是墨浮笙让老周对墨沉域动手脚,她现在肯定已经到了Z市,去了林家,找叔叔了!

如今叔叔回到了A市了,她怎么能够不着急!

而且,刚刚林哲轩给她发的那张照片,根据路牌的位置……

叔叔看的方向,分明就是墨宅的方向!

叔叔站在她家附近,看着她的方向!

这样的画面,她单单是想起来,都会觉得心里难过。

更何况,这是刚刚发生的事情。

她如果早一点出来,就能够见到叔叔了!

深呼了一口气,苏小柠咬唇,拿着手机,双手激动地颤抖着给林哲轩发消息,“你到底在哪里?”

“我想见他!”

“别急。”

电话那头的林哲轩仍旧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家主既然已经把带到了A市来了,肯定会让你们相见的。”

苏小柠死死地咬住了牙,“那到底什么时候?”

“我觉得,比起见苏少坤,你更应该期待和家主见面的时候。”

“小兔子,你就不想见到宁姨,不想知道宁姨长什么样子么?”

苏小柠拿着电话,愣了半晌。

她的确是……想。

想见见爷爷口中那个全家智商最高的女人。

想见见那个传说中和自己很像的,给了自己生命,又很疼爱自己的女人。

但,比起和叔叔见面,她对这些,看的真的没有那么重!

一个有血缘关系的女人,就算是再期待,也比不上朝夕相处,照顾了她十九年的叔叔!

说起来可能会有些残忍,但是人就是感情动物。

就算是有血缘,但从未相处过一天的亲生妈妈,和相处了十九年的养父,到底还是有差距的。

“好了。”

见她半晌没有回复,林哲轩无奈地叹了口气,再次给她发了消息,“宁姨总会见你的。”

“只要你愿意和宁姨相认,苏少坤就百分百没有危险。”

“宁姨等着你喊她一声妈妈呢,怎么可能对你养父不利?”

苏小柠怔了怔,一颗一直悬着的心,才终于缓了下来。

毕竟,在她亲生妈妈的眼中,叔叔是把她偷走,并且不愿意把她送回到她身边的那个。

她真的很怕她会因为这件事而迁怒叔叔,对叔叔不好。

如今林哲轩这么说了,也算是给她吃了一颗定心丸。

少女深呼了一口气,将手机放下。

一回头,身后站着的,是身形高大的澹台北城。

男人站在她身后,目光定定地看着车队离开的方向,眼里有种哀婉的光芒。

苏小柠看不懂他眼神里面的深意,也不想懂。

她抿唇,“他们走了。”

“嗯。”

澹台北城回过神来,抬手轻轻地揉了揉苏小柠的脑袋,“大概,是因为知道我在这里吧。”

按照宁染的那个性子,她是不会这么大张旗鼓地来探听消息的。

她这么气势浩大地过来,应该是想要直接找苏小柠和墨沉域相认。

因为他和老爷子在,所以才会刚刚来了,就准备离开。

男人淡淡地叹息了一声,心里有些发涩。

这么多年了,她还是放不下当年的心结啊……

其实……当年的事情,他根本不会怪她,只会心疼她。

他有什么资格怪她,有什么资格嫌弃她。

如果不是因为嫁给了他这样一个不计后果,做事不考虑后路的男人,她又怎么会遭遇那样的待遇……

男人低下头,看着苏小柠那张和她十分相似的脸,唇边扬起了一抹苦笑,“愿意帮我把她找回来么?”

苏小柠抿唇,点头。

“我愿意。”

既然他们是她的亲生父母,又因为别人的事情而分开了十九年。

那么,她作为他们之间唯一也是最后的一条纽带,也应该发挥自己的作用。

“好孩子。”

澹台北城欣慰地叹息了一声,拉着苏小柠回家,“我们去找你爷爷,商量一下婚礼的事情。”

——————

按照澹台老爷子的要求,苏小柠将墨沉域喊了回来。

一家四口在书房里面研究了许久关于补办婚礼当天的所有的流程。

苏小柠第一次婚礼,开始的时候,她还很有兴致地和老爷子还有澹台北城讨论来讨论去。

后来,一个下午的时间过去,少女也就兴趣缺缺了。

相比于结婚的流程,她更期待她这次的婚纱。

“婚纱大概两天后能送过来。”

晚饭后,墨沉域把她抱在怀里,亲昵地亲吻着她的唇,“大概一共有五款,到时候,你和唐一涵还有温知暖,一起去试试,看看最喜欢哪一套?”

苏小柠点头,“可为什么有五款啊?”

她这个人对美丽的东西向来没有什么抵抗力,婚纱这么漂亮的东西,她觉得自己肯定会选择困难的。

结果墨沉域居然给她准备了五款!?

“嗯。”

墨沉域抬手揉了揉她柔嫩的小脸,“一款,是我少年的时候幻想着我未来的新娘的样子,设计的。”

“一款,是和你婚后,我想过给你补办婚礼,所以无聊的时候涂画的。”

“另外三款……”

男人淡淡地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是别人给你准备的。”

苏小柠瞪大了眼睛,“别人给我准备的?”

除了墨沉域这个亲生的老公之外,谁还会为她准备出嫁的时候,婚纱这种东西?

澹台北城?

不太可能,他平时就很忙很忙,而且他这些年连澹台清璇都没有管教地很好,怎么可能体贴地给女儿准备婚纱这种东西?

“别这么震惊。”

墨沉域淡淡地笑着揉着她的脑袋,“这个世界上,除了我之外,还有很多人,想看你穿上婚纱的样子。”

例如,林宁。

!!禁止转码、禁止阅读模式,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武汉科技学院自考本科招生网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